小宇跟我炫耀中四百元威力彩的時候,我嚷著「快請我吃烤鴨」的同時突然想起一件事,就很順口跟他說了。

 

就是,我最近睡前都莫明有一個念頭:神要送我一顆摩尼珠。

幾天後,我總算想到要孤狗一下什麼是「摩尼珠」???

 

因為那念頭出現時,我雖然知那顆綠色光芒的珠子是摩尼珠,但我清醒時的腦袋,理論上是沒有摩尼珠這名詞的存在,壓根不知這啥???

 

孤狗之後得到的解釋跟宗教有關,什麼如意無憂啦、無形智慧啥的,但確實世上是有個名詞叫摩尼珠。

 

小宇聽完也說摩尼珠帶有無形財富的意含,表示智慧啥滴。

這樣我就煩惱了.........

 

神要送我智慧,是因為祂覺得我沒智慧嗎???

這也太……那個啥了……

 

不過還是很感謝神要送我東西啦,如果這奇思妙想是真的話XDD

只是以後送東西還是送點實際點的、我具體能明白是啥的比較好啦=v=

 

最後來講一下我們的連載。

 

目前連載到40回、也就是神夢1上集的進度了。

 

我在想我們是不是需要休刊一下???

 

 

 

  ↓ ☆ 正 ☆ 文 ☆ 開 ☆ 始 ☆ ↓

 

 

 

因為某羊型獸人的興奮,關於三千年前的傳說瞬間就像噴泉似的一口氣給噴個精光……

「因為異界血脈橫空出世,獸族的相助、人族的護持,巫女的傳承圓滿完成,總算讓弦月森林重現天日……嘿嘿,嘿嘿嘿,獸族的相助,說我耶,這說的是我耶。」沒想到自個兒竟然就這樣成了一個傳說,王者之風樂得都快找不到邊了。

「之後呢?」已經解下帷帽的九寒止殤只問這麼一句,不讓他得意忘形跑了題。

「重點就是在這裡。」想到這些靠著他詐欺系外貌從NPC那兒賣萌給套來的各色小道消息,王者之風的興奮到達另一波高潮,喜滋滋道:「封印中的弦月森林,時間法則跟外邊是不一樣的。」

不一樣?

葉清零雖不明白是怎麼個不一樣法,可內心隱隱有很不好、超不好的預感。

「這個是靈族傾全族之力才弄成的大陣,據說很逆天的,不但陣內成了一個獨立空間,就連時間也跟外邊不一樣。」王者之風說得眉飛色舞,「先前葉姊啟用陣裡的傳送陣、也就是解開封印的時候,讓脫勾的兩個世界突然之間再次的掛上了勾,兩邊的時間在瞬間要調整成一致就成了現在這樣了。」

九寒止殤分析得來的訊息:「應該是不想解開任務者在原來的村子得到太多好處,避免利益偏差,才會如此設計。」

先是設定兩個時空的時間法則不一樣,外邊流逝了三千年的時間,封印之地裡才過了一千多年,然後遊戲更新的動作正好帶過這個時間差,讓玩家接觸到的弦月村,已經是解開封印之後過五百多年的事,避開任何利益偏差的可能性。

「我也這樣想耶。」王者之風得到了認同感,咧嘴直笑,「為了公平,為了讓所有人在新地圖裡都站在一樣的起跑點,所以執行任務的所有場景跟NPC都得置換掉,只是用上穿越時空這招真是太酷了!沒想到我竟然能在遊戲裡穿越了一回,這也太妙了一點。」

相較於這單純孩子的手舞足蹈,葉清零只覺得冰涼,從心到身的冰涼。

公平嗎?

對其他玩家的公平,對她可有公平?

對別人而言的新地圖,那原是她生命中第二個家。

在旁人眼中的NPC,那些是真心疼愛且關心她的長輩,甚至、甚至是她的家人。

可現在……沒有了。

沒有了婆婆,沒有了幾位長輩……沒有了大大,那她還有什麼?

就剩下她一個……她怎辦?

「沒事吧?」

似乎有人跟她說話?

「喂!喂!妳還好吧?」

一度失了焦距的視線再次聚焦,面前兩人所流露的探詢之意讓她抑住了心中酸澀,強打起精神道:「我沒事,你們有事就先去忙你們的。」

不是她喜歡故作堅強,也不是她習慣裝模作樣假裝自己無事。

而是她的經驗讓她知道,哪怕是傷心、哪怕是害怕,哪怕是疼痛或孤單寂寞,她的感覺,她的想法,並沒有人會在乎。

外祖父母養她,往來的教授師長指導她吸收領會各種學識,旅居各地的鄰里和善且不吝指教她生活技能,樂於跟她分享家傳食譜秘方。這些物質的、生活上的、亦即心靈層面外的,她什麼都不缺,看似什麼都有,卻僅限於此。

那些讓她覺得疼痛的、刻劃上心的傷與痛或是苦,沒人在乎。

或者……該說是沒人知曉、碰觸到這一區塊。

那麼,就更不會有人了解或是進一步的給予任何實質上的幫助。

原本還有一個葉寶寶。

但這個唯一會在乎、會想了解、會想幫她的那一個,她卻只願他能平安喜樂,不要像她,能在滿滿的愛與關懷中長大,所以她不會願意讓他過早知曉或接觸任何負面的情緒。

所以只能自立自強。

她知道,只有自己,她只有她自己。

反正從來就沒人能懂,再加上她原就是一個不習慣麻煩別人,深深害怕自己會成為他人負擔的一個人。

那麼,掩飾真實感受、獨自解決問題就成了她面對問題時的唯一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彤小琤 的頭像
彤小琤

❤ ❤ 空 谷 慵 懶 ❤ ❤   

彤小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