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也有頭腦清楚的記得更新喔  搖1.gif  

 

 

    ↓ ☆ 正 ☆ 文 ☆ 開 ☆ 始 ☆ ↓

 

 

怎會有人把遊戲裡的NPC當家人?

這到底是什麼跟什麼?

稀里糊塗中,王者之風迸出這麼一句:「我、我的夢想是擁有絕對力量,成為一個強大的人。」

葉清零靜靜的看著他,沉靜秀雅的臉龐上不見悲喜,只是安靜的等待。

王者之風視而不見,目光不知落在哪兒,只知心中有一股難以抒解的鬱氣壓得他極度煩躁。

「我已經厭煩躺著養病卻什麼也不能做的生活了。」不想去想,可十多年生命中,近乎等死的苦悶卻一湧而上,逼得他兩只拳頭握得死緊,心煩意亂的胡亂說道:「我不想……不想到死的所有記憶,都只是困在房裡,只有那些書跟吃不完的藥。」

即使只是鬱氣下雜亂無章的好幾句,卻足以讓人勾勒出病弱小孩的無助來,聽得葉清零心裡柔軟一片。

「我也許……只能在這裡才有機會成為一個健康強壯的人。」低著頭,小羊圓滾滾的眼中有著濃濃的哀傷,「所以、所以……為了能變強,我什麼都會做,就算要打很多怪,要變得很殘忍,我也會做……」

沁人心脾的清涼感覺忽地從頂上而來,王者之風愣愣的看著面前白衣絳裙的女孩。

她雙膝著地、左手輕輕貼著他的頂心、一臉聖潔。

一股水霧般柔和的清涼自她左手心而來,從他的頭頂開始緩緩的籠住他,讓他猶如置身清爽微涼的水霧中,溫和的斂住他一度消潰的心神,掃去不少滯礙心間的鬱氣。

「沒事的。」葉清零安慰他。

雖然小羊模樣的男孩有著過長的反射弧,反應慢得不可思議,而她又因為一路忙著弄清小大大為什麼板著臉、一副不開心的模樣而分心無暇注意,可如今說開了,她知道,他該是受了她先前在村子裡的話語影響。

確實也是如此。

長年臥病在床的小孩生活環境封閉,就算熱血,個性也只能單純,鑽起牛角尖之後,對於打怪這事,直聯想到濫殺的殘虐之人,內心不安才會如此煩躁。

葉清零心思細膩,念及此,心中滿是對他的憐惜之意。

「做你想做的事就好。」她柔聲道,「不管是家人,還是健康,命運善待我們,讓我們有第二次的機會,我們就該好好珍惜。」

王者之風困惑的看著她。

他不知道這到底應該算是怎麼回事?

總覺得……她好像有魔法一樣?

明明片刻前他還覺得心煩意亂,可只是聽她說說話而已,突然之間,他整個人都平靜了下來。

葉清零對他困惑的表情微微一笑,又道:「況且,那位……名人高手先生……」

小羊臉當場扭曲了下,彆著氣糾正她:「他是九寒止殤,而且這裡是古代世界,沒有人喊先生的啦,妳也嘛入境隨俗一點。」

相較於王者之風的不淡定,五步之外的撫琴人卻是那麼樣的雲淡風輕。

一代高手即使被困封印之界同樣斷了對外聯繫,又即使為了擺脫困境得淪為兩隻菜鳥的帶練保姆,也不見那清蓮一般高雅沉靜的美人有所動搖,更何況只是一個稱呼?

甚至,那舉手投足間秀雅猶如一幅山水畫的美青年對於被當佈景版一般冷眼看待的這件事,也平常心看待,不見任何驕矜傲慢的不虞之色……其實美人內心中很是新奇的在品味當佈景板的感覺,但表面上卻是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專心志致的執行帶級的工作。

這會兒被提到了,也只是收了琴聲——因為刷空了、沒怪了——悠悠然的開了口:「喚我九寒吧。」

正視到遊戲裡的稱謂問題,葉清零不好意思,白淨的小臉微紅了下。

她還是在遇見這兩人之後,才真正發現到,她對這個世界的相關知識有多淺薄。

「總之,我現在知道了,打怪不是無意義的屠殺,那是為了維護這個世界的和平、阻止怪物危及城鎮。」葉清零坦承錯誤,十足真誠的朝小羊少年道:「是我見識少,不明白這些,你別受我的影響,做你想做的事就好。」

她這麼認真的道了歉,讓王者之風反倒不知該說什麼才好,那感覺就像是自己重重揮出了一拳,沒想到打中了一團棉花,什麼也沒有,顯得他剛剛自己彆那麼久的氣像個傻瓜一樣。

消失好一會兒的理智突然就回籠了,不但是方才一度翻騰的情緒已被穩了下來,他甚至還省悟到他剛剛暴躁不安的表現,其實很損他一心所追求的英雄氣慨形象。

而且,他竟然還自曝其短,把自己真實人生中的短處給曝露出來?

醒悟到這天大的錯誤,王者之風那張本來就顯無辜的小羊臉開始有些些的不自在了。

他現在鬧不清方才是怎麼了?

怎麼會火燒心的把自己的料都給爆光光?

「方才姑娘是不是對獸人小弟做了什麼?」九寒止殤出聲詢問,反正要等新一批的怪出現還需要點時間。

王者之風雖然很感謝他帶開話題,可是那稱謂卻也讓他跳腳。

「我、我叫王者之風。」他大聲說著,本來是想要對「小弟」兩字強調一下自己可不是任人捏圓戳扁的小屁孩,但一看九寒止殤儀表堂堂兼風雅穩重的成熟大人模樣,醒悟到不論是以等級還是年紀來論,他確實就是個小弟。

這一想,氣勢就短了一大截,不甘心也只能認了。

「我是落葉飄零,你們叫我葉子就好。」葉清零跟著開口。

其實她對那句「姑娘」也是怔了下,但想到他們現在所處的時光背景就是如此,不習慣那就努力去適應,這是她的人生哲學與處世方式,倒是沒王者之風那般糾結的心思。

是以她很快略過這事,回答起方才的問題:「方才那是凝神術。」

沒說的是,當初鈕婆婆教她時曾說這個對人很好,心煩意亂、思緒難安時可以用來收斂心神,平定情緒,是對生命很有幫助的技能,而她還是經由方才的實體操作後,才真正證實了這一點。

「巫女的技能?」九寒止殤猜測。

「怎可能?」王者之風脫口:「她還沒轉職耶!」

10級是轉職的門檻,之後才有可能擁有所屬職業的專門技能,這是遊戲裡玩家都知道的事。

就算是天族,因為天與人混血的種族特殊性,基本攻擊能力的設定是箭矢模式,執弓射擊的戰鬥模樣偏於華麗,實際上還是基礎物理攻擊,無任何技能加成傷害值。

而人族裡的術士、也就是大家認知中的法師,這角色是物理攻擊設定中的唯一例外。

術士因為職業的特殊性,基本攻擊能力定為靈符,是所有種族職業中,唯一一個從初心者便用靈力進行法術攻擊的職業。

但那也只是基礎法術傷害,說穿了也就是將其他職業的基礎物理攻擊置換成基礎法術傷害,並無任何技能加成傷害值,一樣列屬普通攻擊。

整個《神夢》裡,除了術士這職業的特殊性會在10級前動用到靈力,另一個會在10級前使用到靈力設定的,也就是天族中以補血這種增加生命值做為特色的靈歧了……這是整個遊戲中唯一一個在10級之前會存在的職業技能。

是唯一,再無其他。

在進入這遊戲前的一番詳盡研究,種種資料在王者之風腦海中一一略過,然後讓他大為錯亂。

他確定能在初心者階段動用到靈力的也就只有這術士跟靈歧這兩個例外,也能理解這兩個職業因為所屬職業的設定,在普通攻擊方式或是那個補血的職業技能設定有別於其他職業。

可他也清楚的記得……最初在溪河邊看這個準巫女救治九寒止殤時,用的技能好像是有用上靈力?甚至,她還因為靈力耗盡而乏力。

還有剛剛,剛剛他心神紊亂、整個人煩躁不適的時候,她對他做的……

「這裡是禁制之地,封印中的弦月村。」蓮一般的男子輕聲的說了,就好像知王者之風正在想什麼似的,甚至不輕不重的補了一句:「在這裡,什麼都有可能。」

這話讓王者之風噎了噎。

本來很想說一句「可是她明明還沒正式成為巫女」,卻因為無法反駁,最終只能彆在肚子裡。

確實,任務未解、塵埃落定之前,新地圖、新種族、新職業都是浮雲,一切都是未定的未知數。

在未知的弦月村裡,古里古怪的,還真是什麼事都有可能啊……

 

創作者介紹

❤ ❤ 空 谷 慵 懶 ❤ ❤   

彤小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