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前天睡覺前,忽地詩興大發........

 

只要男人不犯賤,小三她就不出現。

男人要是很犯賤,小四小五常相見。

 

               --小阿琤心之徘句

 

然後,我感覺我們單日更新的結果,似乎是很密集在更新耶

 

是不是要改成雙數的2.4.6呀?

 

改雙數的話,似乎能更新比較久……是說感覺也沒人在看呀,好像也沒啥差別= =""""

 

 

 

          ↓ ☆ 正 ☆ 文 ☆ 開 ☆ 始 ☆ ↓

 

 

 

高手帶練。

這四個字,代表不流血、不流汗、可以什麼事都不做,只要在一邊鬼混,哪管是發呆放空還神遊太虛,甚或是毯子一舖來個野餐午睡也可以,等級自會在等待的時間裡隨著吸得飽飽的經驗值一路上升,實乃人生一大樂事也。

那麼,要是一個美名在外、叫人譽為傳奇的美人高手帶練?

這代表,不但可以什麼事都不做、混在一邊吸經驗等升級,還有美人行雲流水之姿的打怪秀可看。思想猥褻一些的還能兼之意淫一下下,那更是人生一大樂事,值得浮上一大白。

就不用說,當那個美人高手是高手中的高高手、意淫對象中的最高目標、神祕度還不小心破表的九寒止殤時,別說是混吃等死蹭升級這件事的爽度,單單是那個虛榮心,就足以讓萬千少女做夢也會笑。

可如今,葉清零身為那萬中選一的被帶練對象之一……

沒有凝神欣賞!

沒有吃吃傻笑!

更沒有「天啊,活著真是太美好」的夢幻表情!

她很忙,葉清零真的很忙。

死有輕於鴻毛,也有重於泰山。

看著五步外姿態優美撫琴的纖雅男子用琴音屠殺這山區裡的動……不!是怪物,葉清零及時的更正她錯誤的用字。

總之,對著那死了一地的怪,她覺得很浪費,也覺得這些怪就這樣死了實在是很不值,接著很自然的想到魯大叔不經意中曾說過的話:這些長相奇特一些、性情兇殘一些的怪,其實就是他們平常食用肉的來源。

這麼一想,她更覺得不能這樣白白浪費。

所以她開始採集。

琴音宰殺禽型生物時,無視多出來的腿、多出來的頭還是多出來的翅膀,她一律視為雞肉進行收成,認真收集所有倒地禽屍。

琴音屠起四條腿的獸類時,哪管是像豬、像羊還像鹿,她一概以豬肉視之,收個妥妥當當。

肉是肉,骨是骨,皮毛是皮毛,而且因為已經熟悉異人錄的運用,現在也不需要傻傻又菜菜的叫出本子,一格一格對著小格子進行取放。

先前這麼長時間在弦月村的生活,她早學會運用神識這件事,專注意識、也就是凝神一想,精神力連結上異人錄,什麼東西該放哪邊,自會穩穩當當的分類放好,可方便的很。

同樣萬中選一的被帶練者還有另一位。

整個被封印的弦月村區域就三個玩家,不消說,另一位仁兄自然是滿林子跑來跑去幫忙撿屍……不,是拾取備用糧食的王者之風。

他要是臉皮厚點,其實可以不用這麼累。

但偏偏他剛好是一隻面薄的小羊兒,對於九寒止殤輕描淡寫的一句「帶一個是帶,帶兩個也一樣是帶」的隨興話語,他無法壓抑下對升級這件事的渴望,說不出拒絕的話來,但也沒那種臉面可大剌剌的坐享其成。

發現到葉清零的採集工作,聽聞這些怪的屍體她有用處,這正正好解除了他的坐立難安。

自告奮勇的他滿林子跑來跑去的幫忙撿拾壯烈犧牲的食材們,跑得一頭汗,比先前接任務換經驗值還要累。

有人幫忙撿拾,葉清零省去奔波,加上她從來也不知道自己的採集速度較之一般玩家,勢同神速。所以她也沒空糾結這個,早早做完採集工作後,竟然讓她還有空閒撿拾起柴火,打算挖坑燒火,準備現烤些野味讓一旁鬱鬱寡歡的大大吃。

大大不開心,她感覺得出來,只是她不明白為什麼。

並不想逼迫他,因為不想逼出一個謊言,開了小孩對她說謊的前例,所以葉清零不問,只能做點她能做的事。

就像以前她照顧年幼的弟弟那般。

雖然她一手養大的葉寶寶比起一般孩子已經算是乖巧貼心,但小孩子就是那樣有趣的生物,再怎麼聽話的孩子總也是有鬧脾氣的時候,一旦小小孩鑽起牛角尖、開始耍倔的時候,有時是連十頭牛也拉不動。

葉清零一手帶大自己的弟弟,很是理解這種泥牛模式,她很清楚,當小毛頭開始牛化時,與其耗時間體力去哄騙出一個謊言,還不如先順著毛摸。

只要跟孩子夠親近,彼此間的信賴有一定的程度,那麼就只需等待,待那股子倔氣過去後,小孩自會委委屈屈的乖乖吐實,無需吃力不討好的白費工夫不說,還不需要事後另行教導說謊的壞處。

所以順其自然,那就是最好的方式。

只是雖然什麼也不問,這卻不表示她什麼都不做。

小孩有著黑洞一樣的胃,喜歡吃,既然手邊有現成的材料,那就來做點什麼吧……葉清零忍不住又想起自家的葉寶寶……

她記得,以前葉寶寶鬧脾氣時,總是在黏黏呼呼吃著烤布蕾時軟化,一邊喳吧喳吧吃著甜點,再憤憤又委屈的嘟囔出那個化身泥牛的原因。

其實幾次下來,多少也摸清那些鬧彆扭的公式成因:羡慕其他小孩有健全家庭、有雙親環繞,委屈自己只有外祖父母,然後氣惱外祖父母總是工作優先的理性與冷酷,沒把心思用在他們姊弟上。

那樣的心情,葉清零並不陌生,甚至可以說是知之甚詳。

早這小小孩十多年,她便獨自嚐盡那酸澀兼不安的滋味,兒時的她,一個人,總是一個人,所以她很清楚羡慕嫉妒情緒下的不安與缺憾感,那種……也想擁有一個健全家庭的渴望。

她一直盡最大的努力希望年幼的弟弟能避開相同的心路歷程,無奈她一個人的愛再怎麼樣的多跟滿,終究無法完全取代一個健全的家庭。

每每,附近的孩子跟著自家父母親出門遊玩,上車前的歡欣笑容總是引發家裡的小小孩牛性,那些個嫉妒與豔羡總是讓小小孩忍不住的鬧起彆扭。

葉寶寶很乖,不時興大吵大鬧那個路數,倒是變成一只悶葫蘆。

就像身邊的這個一樣。

白玉一樣的清逸小臉給死死的板著,粉嫩嫩的面頰微鼓,悶聲不吭的裝沒事,卻是一眼就讓人知道在生氣。

記憶中的小小人兒跟身旁的小小孩似乎合為一體,葉清零的思緒有些些的恍然。

心裡,微微的酸,微微的疼……卻也不知,那樣的酸與疼,是因為記憶中的人?還是記憶中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 ❤ 空 谷 慵 懶 ❤ ❤   

彤小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jojo2739
  • 並不是沒有人看啊!~~
    我很期待單日更呢!~
  • 噢~~原來真有人在追耶,真害羞 ((((掩面))))

    彤小琤 於 2013/12/09 16:01 回覆

  • 訪客
  • 我有在看ㄚ ^_^

    習慣先將書買齊了 再一次看完
  • 我也覺得追連載太辛苦了.....我盡量寫快一點啦.....((捂臉))

    彤小琤 於 2013/12/09 16:03 回覆

  • 您的暱稱 ...
  • 我很期待每次的更新唷!
  • 好,那我盡量再堅持下去......寫作、賣書真是超孤獨的一個行業啊........

    彤小琤 於 2013/12/09 16:04 回覆

  • CJP1011
  • 舉手!我也有在follow^^
  • 好,我會繼續加油滴~~~~~

    彤小琤 於 2013/12/09 16: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