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什麼都賣的大雜貨舖時,看見堆成罐頭塔的香蕉牛奶

 

也許是外包裝打動了我???問.gif  

 

 

總之,我就買了一瓶,然後我就擁有了香蕉口味的假奶可以喝.....

 

嗯............這玩意兒真的好甜呀滾.gif  

 

 

 

        ↓ ☆ 正 ☆ 文 ☆ 開 ☆ 始 ☆ ↓

 

 

 

為什麼要打怪,這問題讓葉清零苦惱了。

「我不明白……」秀氣的臉上帶著糾結,甚是認真的問道:「如果這是規定,我在這裡住很久了,從沒有打怪也沒得到任何的處罰。如果不是規定,那為什麼一定要這麼做?」

王者之風答不出來。

他太震驚了,還在消化整件事帶給他的衝擊。

「而且,所謂的『怪』,定義是什麼呢?」偏頭,葉清零很是困擾的表情問:「如果只是些尋常的動物,為何要為了升級這件事就安上怪物的名義傷害牠們?」

一路顫顫競競觀察大大的態度,好不容易講解這段傳承任務的鈕婆婆沒回答她。

從話題開始就表現出拒絕參與的大大,從頭到尾擺著生悶氣的臉,好似假裝自己不在那樣,也不會回答她。

提問者王者之風是直接讓這問題給問傻了,一看就知沒有應對能力。

一直觀察所有人的九寒止殤,那清雅如蓮的男子,將每個人的反應全看在了眼裡。

關於村長鈕婆婆不自覺流露的戒慎惶恐,小孩大大氣惱神情下,雙眼中的抗拒與掙扎,小羊男孩總是直線向前的單純與熱血,還有那位準巫女,一個在遊戲裡待了要一年時間卻對整個遊戲猶認識不清的少女。

探究的目光似乎不著行跡,但確實在這白衣絳裙的女孩身上多停留了好一下,而後微斂,似是什麼都沒發生過。

並沒有人發現到這個看似溫和無害、美麗得猶如一道風景般的男人其實是引導的話題、將整個任務給明確勾勒出來的人。

這件事在所有人不知不覺發生,而且,猶在持續進行當中……

「妳誤會了。」粉唇輕啟,那清蓮如蓮一般的男子輕語細述起遊戲世界魔化物的特殊存在。

《神夢》世界中,萬物運行的概念不脫陰與陽、光明與黑暗,可具體來說是靈與魔。

有智靈的動植物、包含NPC們屬靈;城村外無智靈且受魔氣侵蝕而生的動植物屬魔,那已不再是一般動植物,而是魔化過的動植物,是集惡念所生、本性暴虐殺意橫生的魔物。

這些散落在野外、魔物會一再一再的增生,生生不息的傷害周遭附近未被魔氣侵蝕的所有生物,甚至在群聚後達到一定數量後會產生變異,形成魔獸潮。

當魔獸潮出現後,從中會產出一魔獸主,在魔獸主帶領之下,成群的魔獸們會主動圍攻城鎮鄉村這類的安全區,對原界人、也就是玩家口中的NPC造成巨大的傷害。

異界人的存在是這些原界人得以生存下去的契機……

「簡單來說……」頓了頓,九寒止殤說完大概之後,再簡化一次:「異界人除去這些魔物,避免魔物有機會集結成魔獸潮攻擊城鎮,其存在維持了生態平衡,讓原界人保有生存空間。」

點點頭,面對這個好看得不像話的男子,葉清零表示她明白了。

因為她明白了,沒有任何疑問了,也知道這兩個突來的外來者是給困在弦月村出不去了……其實整個村子的人都給困在這小村子中出不去、也沒法兒讓人進來,這才成為一個不為人知的小孤村了,所以她不認同的小神眼飄向了鈕婆婆……

「村子給封印住這麼大的事,婆婆您怎跟我見外,不早些跟我說呢?」溫柔的目光看向身旁鼓著小臉,彆氣吃著奶酪的小孩,忍不住微笑:「要早些知道,早點解除村子的禁制,也許大大就能多認識些朋友了。」

大大挖奶酪的動作一頓,在她的話語之後。

一張俊秀的小臉看向她,面上明顯糾結,像是高興又像是苦惱,換來她心無城府的溫柔一笑,素手揉了揉那細軟的髮,輕道:「大大也不知道外邊世界是什麼模樣的吧?等解開村子的禁制,我們一起出去見識見識。」

小孩面色複雜的又糾結了好一下,最後問她一句:「妳想離開?」

「難不成是要一直待在這裡種田嗎?」王者之風聞言忍不住嘟囔幾句:「她都在這兒耗多久啦?真困在這兒出不去,還玩什麼呀?不如下線洗洗睡算了。」

大大目光帶冷掃了王者之風一眼,後者下意識縮了下,但想想又挺起胸膛,悍然道:「我又沒說錯,總困在這一個小村子裡,這不是浪費時間的嗎?」

大大一臉鄙視:「你是怕自個兒被困在這村子裡吧?」

「別這樣。」葉清零柔聲糾正小孩的態度:「村子被封印,這是所有人都被影響的事,村裡的人也出不去,不是嗎?再說,姊姊也很想跟大大一起,我們一起去看看外邊的世界。」

大大悶聲不吭,清俊的小臉有些悻悻不忿,卻是就此隱忍、再沒出聲。

至此,解開弦月村的封印似乎達成了共識。

一番商量後,人數四人的帶練小隊因此迅速成立。

目的地:村外練集區。

目標:讓任務人從1級的初心小菜鳥升上10級並轉職。

目標與目的地明確,帶練小隊立即出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彤小琤 的頭像
彤小琤

❤ ❤ 空 谷 慵 懶 ❤ ❤   

彤小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